現在是: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信用資訊

信用資訊

誠信社會建設需要有效法治保障

文章來源:信用中國  錄入時間:2018-10-25 點擊數:185

 

      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李克強總理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指出,要加強信用體系建設?;诖?,誠信社會建設問題成為兩會代表、委員關注的焦點之一。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高度重視誠信社會建設。十八屆三中全會強調,要“建立健全社會征信體系,褒揚誠信,懲戒失信”。十九大報告指出:“推進誠信建設和志愿服務制度化,強化社會責任意識、規則意識、奉獻意識?!眲倓傞]幕的十九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更強調:“加強信用體系建設,健全信用監管,加大信息公開力度,加快市場主體信用信息平臺建設,發揮同行業和社會監督作用?!币虼?,建設誠信社會不僅是廣泛深入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需要,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推進社會協同共治、促進社會治理現代化的需要。

  誠信社會與法治社會互為表里,相輔相成,密不可分。一方面,誠信社會有助于推進法治社會建設;另一方面,法治社會是誠信社會的根基,沒有法治社會,就沒有誠信社會。因此,全面建設誠信社會離不開公平有效的法治保障。而依法治國的核心是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概括起來就是四個字:良法善治。

  良法是善治前提??茖W立法是構建誠信社會的前提。有法律,未必有法治。無良法,必無善治。公平公正是法律的靈魂,落地生根是法律的生命線。我國傳統立法思路是宜粗不宜細。這一思路有利有弊,雖然適合改革開放之初的立法實踐,但需要與時俱進。因為,“草色遙看近卻無”的立法缺陷會降低法律應有的透明度、預期度、可訴性、可裁性與可執行性。因此,要堅持開門立法、民主立法、透明立法、精準立法的原則,從根本上確保立法的科學性。

  任何誠信友好型法律法規都要體現“三升三降”的立法思維。一是提升失信主體的失信成本,大幅降低失信收益,將其歸零甚至變成負數,確保失信成本高于失信收益;二是提升守信主體的守信收益,降低守信成本,確保守信收益高于守信成本;三是提升受害主體的維權收益,降低維權成本,確保維權收益高于維權成本。

  我國社會生活中失信現象的成因很復雜,但監管失靈、監管懈怠、監管盲區、監管漏洞與監管真空地帶是重要原因之一。要打造誠信社會,就需要創新市場監管體制,推動監管轉型,實現協同監管、信用監管、精準監管、法治監管、透明監管、民本監管。要按照“放權、賦權與維權”的理念,充實監管權限,強化監管手段,加強事中事后監管,消除監管盲區與監管套利現象,形成監管合力,弘揚誠信文化,提升監管公信力。建議早日建成全國統一的跨地域、跨部門、跨產業、跨市場、實時更新、免費查詢、信息共享、快捷高效、無縫對接、24小時全天候、360度全方位的現代企業信用監管體系。信用監管的抓手是褒揚誠信與懲戒失信的信用獎懲機制。激濁揚清、懲惡揚善是強化信用監管的公信力之所在。

  徒法不足以自行。良法再多再好,倘若束之高閣、掛在墻上,也不會建成誠信社會。各級法院對各類失信民商事應做到快立案、快審理、快判決與快執行,實現對守信者的平等保護、全面保護與精準保護,確保每份裁判文書經得起法律的檢驗、市場的檢驗、社會的檢驗、歷史的檢驗乃至國際社會的檢驗,真正取得法律效果、政治效果與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要堅持有錯必糾的司法理念,對于社會反映強烈的涉及誠信的民商事案件,確屬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的,要依法予以糾正。

  檢察院在誠信社會建設中擔負著重責大任。十八屆四中全會決定要求:“加強對司法活動的監督。完善檢察機關行使監督權的法律制度,加強對刑事訴訟、民事訴訟、行政訴訟的法律監督?!苯ㄗh各級檢察院進一步激活公益訴訟、民行案件抗訴以及檢察建議等各項檢察權職能,通過由點及面的一系列個案,有效推動誠信案件的公正司法。

  2017年6月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修改民事訴訟法和行政訴訟法的決定,正式確立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制度。近日,最高人民法院與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的《關于檢察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明確并細化了檢察公益訴訟案件的具體程序,為檢察公益訴訟案件的辦理提供統一的規范依據。根據法律規定,檢察院對破壞生態環境和資源保護、食品藥品安全領域侵害眾多消費者合法權益等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提起民事公益訴訟;對拒絕或怠于履行生態環境和資源保護、食品藥品安全、國有財產保護、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等監督管理職責,致使國家利益或者社會公共利益受到侵害的行政機關提起行政公益訴訟,體現了檢察院的社會責任擔當,利國利民,值得點贊。

  檢察院對民事行政案件的抗訴早已載入民事訴訟法與行政訴訟法,是較為成熟的訴訟監督工作,在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促進司法公正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比如,2016年,檢察機關強化民事行政訴訟監督。對認為確有錯誤的民事行政生效裁判、調解書提出抗訴3282件、再審檢察建議2851件,對民事行政審判程序中的違法情形提出檢察建議13254件,對民事執行活動提出檢察建議20505件。當然,面對新時代新形勢,為滿足人民群眾對檢察院抗訴工作新的司法需求,還需要繼續加大工作力度,彰顯更加有為的實踐效果。事實證明,民事行政抗訴工作的有效開展,有利于弘揚誠信精神,捍衛誠信原則,維護法律尊嚴,確保判決真正經得住法律的檢驗、社會的檢驗、歷史的檢驗,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

  檢察建議源于檢察機關對一系列民事、行政與刑事案件開展法律監督工作中的所思所想,既能涵蓋案件的裁判結果,更能洞察案件的成因以及當事人的心理過程,因而對懲惡揚善、預防失信違法犯罪具有極強的針對性。檢察機關要善于從浩如煙海的案例富礦中萃取相應的“法律營養素”,并及時、慷慨地奉獻給全社會。

  建設誠信社會是關系千家萬戶的民生工程、立足長遠的經濟工程,多贏共享的誠信工程、促進和諧的社會工程,標本兼治的法治工程。我們只要進一步健全誠信友好型的立法體系、監管體系、司法體系、企業自治體系、行業自律體系、社會監督體系,就一定能夠早日建成誠信社會,并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書寫新時代的壯麗篇章!

 

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