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省內動態

省內動態

讓“綠色底蘊”成為龍江亮麗名片 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引起我省代表委員強烈反響

文章來源:黑龍江人民政府網  錄入時間:2019-3-7 點擊數:45

 

“保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探索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加大生態系統保護力度,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守護好祖國北疆這道亮麗風景線!5日下午,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參加他所在的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再次為生態文明建設指明了方向。這也引發了我省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熱議。

我省全國人大代表李大義說,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保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不動搖、不松勁、不開口子,這既是對內蒙古提出的要求,也是對全國提出的要求,是生態文明建設的根本遵循。習近平總書記說“要保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要探索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作為來自大興安嶺的代表,我們要結合實際,提高生態安全政治站位,守住生態安全紅線,踐行好“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

我省全國人大代表張家文對加大生態系統保護力度深有感觸,他說,我省是生態大省,擁有眾多濕地。濕地作為重要而獨特的生態系統,在涵養水源、凈化水質、吸收二氧化碳、制造氧氣、調節氣候、維護生物多樣性等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加強濕地保護管理,擴大濕地面積,對于建設生態文明和美麗中國、實現人類持續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張家文建議,加大濕地保護投入力度,從國家層面出臺加大濕地效益補償、濕地補助,退耕還濕等補償機制,提高退耕還濕、退漁還濕等退濕補償標準;合理劃定濕地區域,在劃定濕地時要根據地域的具體情況,合理確定人類生產生活區域和濕地保護區域;夯實濕地保護工作基礎,成立濕地管理機構,加大濕地專業人才的培養,健全濕地執法隊伍,通過大力開展濕地保護工作的宣傳教育,提高全民濕地保護意識。

我省全國人大代表翟清斌告訴記者,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保護生態環境和發展經濟從根本上講是有機統一、相輔相成的。我省有得天獨厚的資源稟賦,這為我們打造寒地黑土優質農產品提供了重要的資源保障。這份獨有的綠水青山是我們龍江最寶貴的財富,我們應該倍加珍惜。

守護好祖國北疆這道亮麗風景線,這對于承擔著國家生態安全重任的黑龍江來說,具有更加明確而深遠的指導意義。我省全國政協委員更是紛紛建言獻策,說體會,談感受,話未來。

保護與發展攜手并進有機統一。全國政協委員傅剛說,我就是做生態保護工作的,深知這項工作的重要性。

一個地區的發展如果不重視生態保護,那么這種發展是持續不長久的。發展是建立在保護基礎上的發展,也就是說實現綠色發展,才能永續利用。傅剛說,他所在的黑龍江饒河東北黑蜂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因為生態環境建設得好了,來保護區旅游的人越來越多,更有一些“候鳥”到保護區買房租房,盡享山青水秀、生態優良。還有依賴于優良環境的黑蜂產業的發展,讓百姓品嘗到了蜂業發展帶來的豐收“甜蜜”,這些都是保護與發展實現良性循環的最好例證。

傅剛說,為了保護環境,犧牲眼前的利益在所難免。饒河東北黑蜂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的礦山全部關閉,違法違規建筑無處遁形,這些,犧牲了暫時的經濟利益,卻換來了綠水青山,從長遠看是值得的,F在,大家的環保意識都在普遍提高,保護環境的風氣日益濃厚。我們在保護生態環境的同時,也要統籌好經濟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建設的關系,妥善協調好百姓的生產生活,凝聚共識,齊心協力,不動搖,不松勁,守護好我們的一方凈土。

趙雨森委員認為,實施生態補償制度后,對我國生態保護和生態建設事業的發展發揮了巨大作用,但仍存在補償區域范圍覆蓋不全面、生態補償標準低、生態補償方式單一、生態補償金使用管理機制不健全等問題。為此,他建議進一步完善重點生態功能區生態補償機制。趙雨森委員建議,研究實踐生態補償機制的多樣化。在現金補償的同時,搭配一定的政策補償,對受償者給予自主創業優惠等政策,鼓勵受償者“轉產改業”。按照“以人為本、因地制宜、政府主導、社會參與、公平公開、權責一致”原則實施重點生態功能區生態補償機制。充分考慮居民生存與發展的需求,更多地關注“人”,在通過生態補償提高保護生態環境的能力的同時,逐步增強受償區居民及區域自我發展能力,由“輸血”轉變為“造血”,形成造血機能與自我發展機制,實現激勵相容,達到雙贏效果。建議國家把黑龍江省國有林區新增保護區納入禁止開發區補助范圍;單獨下達黑龍江重點國有林區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指標;幫助解決其他基礎設施如道路、火災、病蟲害防治等的維護、維修問題。

發展綠色金融推動可持續發展。魏明德委員建議,積極借助綠色金融的力量,支持可持續發展、低碳及可抵御氣候變化的產業與項目,包括關注生態農業發展、培育與帶動優質高效現代農業;工業轉型升級,節能減排、資源型城市轉型;以及支持創新產業發展,如節能環保、新材料等。傳統“高耗能、高污染”的粗放發展模式曾給環境造成了不少負擔。我國經濟結構調整和發展方式轉變的任務并沒有完成,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的矛盾依舊嚴峻。對此,魏明德委員建議,金融機構在資源分配上,要對綠色、低碳、環保產業有所傾向,同時回避對環境造成嚴重污染、不符合國家綠色發展的項目。在決定是否對企業給予金融支持的時候,除了考察資產負債表、經濟效益外,也要看企業是否環境友好、資源節約,有否履行社會責任。建議制定嚴格的衡量標準,例如碳排放量。同時綠色產品需要多樣化,不僅有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資產證券化、綠色發展基金及PPP項目等,也包括綠色租賃、綠色信托、綠色理財、碳金融等新興產品。(作者:狄婕 王瑋 彭溢)